买房故事:儿子租婚房 老妈不赞同

来源:新民晚报  发布日期:2012-06-25
打印 字号: ||

  儿子研究生毕业后,与对象双双落户上海。他在外企工作,未来的儿媳在研究所。作为工薪族,我们一辈子的积蓄也买不起市内一套商品房。儿子主张“裸婚”,振振有词地说:你和我爸结婚时单身宿舍两张床一并,酒席也没办,婚假回姥姥家一趟,现在不也挺好,一辈子租房又怎么了?

  我不同意儿子的想法。我们结婚没几个月单位分房。接着又调到大都市,赶上单位集资分房。结婚几十年,没租过房子。我劝儿子:古语说得好,安居才能乐业,房子是婚姻稳定的重要前提。

  想想看吧,租住房子,婚姻是新的,床却是旧的,灶具都是人家用过的,洗衣机不知道洗过多少素不相识的人的衣物……什么感觉?自己什么都不能添,因为房东随时可以以各种借口结束租约,把房子租给出价更高的租房人。

  如同浮萍,没有根基,住公租房又不够条件,更别谈每天上班的路程。今天住在这里,明天为寻找新房源打爆中介电话。同事下班各回各家,自己的开门钥匙都是别人的,心里什么滋味?儿子和准儿媳喜欢旅游,喜欢体育运动,经常在餐馆吃饭。试想,自己连个窝都没有,吃喝玩乐能高兴得起来吗?况且,谁会甘愿过一辈子无房的痛苦生活?结婚有了孩子,房子小不好雇保姆,更别说临时租房。两人因为无房无法雇保姆而忙得焦头烂额,到那时还恩爱甜蜜浪漫得起来吗?

  不管儿子是否认可,我们决定在上海外环内买一套商品房。我们出大头,孩子少量贷款,以后有了条件,再换大户型。我们天天在谷歌地图上搜索靠近地铁站的楼盘,上小区业主论坛发帖,三天两头往售楼处打电话。儿子现在逐渐接受了我们的观点,再不提“裸婚”,双休日到处看房。

  “裸婚”不是不可以。身为长辈,我担心的是:现实生活中,面对困苦,面对窘境,感情还能牢靠吗?(王莉)

责任编辑:江爱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