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士照明重庆遭困:深企内迁的诱惑与陷阱

来源:深圳商报  发布日期:2012-06-26
打印 字号: ||

  -曾誓言“不仅做中国第一,还要做世界第一”的中国节能照明领军企业雷士照明因迁移内地陷入困境。

  -去年10月,深圳钧多立实业有限公司因内迁投资巨大,导致资金链断裂,引发一场讨债风波。

  辞职一个月后,失踪成谜的雷士照明原董事长兼总裁吴长江现身回应说明辞职原因,承认“确因前顾问在重庆涉案,协助过有关部门调查”。现在本人仍滞留境外,何时回国并不确定。

  曾宣誓“不仅做中国第一,还要做世界第一”的中国节能照明领军企业雷士照明因迁移内地陷入困境,引发人们对深圳内迁企业命运的关注。

  老板曾深圳打工当保安

  吴长江,1965年出生在重庆铜梁农村。1985年,由于高考发挥失常,这位四川省优秀学生干部,与心仪的清华大学失之交臂,被西北工业大学录取,学的是飞机制造。毕业后吴长江被分配到陕西汉中航空公司,有了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1992年,就在即将被提拔为副处长的前夕,他选择了辞职,怀揣“老板梦”,只身来到深圳。开始时,他在一家台资企业做保安。四五个月后,他来到番禺,进入一家港资灯饰企业打工。10个月后,吴长江的存折上有了1.5万元。他径直来到老板面前,告诉他自己要辞职办厂。

  1994年,总资本10万元、股东6人的惠州明辉电器公司成立了,由吴长江全面负责。1998年底,吴长江联合两个高中同学凑齐100万元,成立了惠州雷士照明有限公司。第二年,吴长江认为企业要做大做品牌还是要到深圳,1999年在深圳注册了深圳雷士照明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法人代表吴长江,办公地点“深圳市福田区车公庙西京大厦5层”。

  绝境中获深发展6000万元支持

  2005年,因股东纠纷吴长江陷入绝境,先是公司被股东抽走了5000万元,资金链吃紧。接着因股东经营理念相悖发生冲突,达成协议后,两个股东退出公司,吴长江必须支付给他们每人8000万元,总共1.6亿的股权转让金。吴长江必须在一个月之内首先给每人支付5000万元总共1亿元的资金,余款必须在半年内全部交完。如果不能按期支付,则会拍卖他的股份和品牌。

  吴长江四处奔走,筹集贷款。那时候雷士照明惠州基地已经开始建设,吴长江有房产和地产,可即使抵押出去,惠州也没有一家银行愿意贷款给他。走投无路之际,吴长江回到深圳拜会了深圳发展银行,如实介绍自己的困境和未来规划,深圳发展银行一星期内为其贷款6000万元。有了深圳发展银行的支持,不少人也向吴长江伸出援助之手,吴长江不仅发放了员工的工资,而且最终在2006年6月按期付清了两位股东的钱,雷士危崖止步,大难不死。

  位列节能灯行业第一

  解决股东纠纷之后,雷士照明进入发展快车道。公司网站介绍:自1998年创立来,雷士一直保持高速增长,通过自主研发体系,开展持续创新运动,为大众提供高品质、节能、优美的人工照明环境。产品涉及商业、建筑、办公、光源电器、家居等五大领域,特别是商业照明一直保持行业领先地位。在中国,雷士拥有广东、重庆、浙江、上海等制造基地,并设立了广东和上海两大研发中心,全国36家运营中心和2000多家品牌专卖店组成完善的客户服务网络。在全球,雷士在3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经营机构,展开国际化营销战略。

  作为一家专业的照明企业,雷士的照明产品及应用解决方案被众多著名工程和知名品牌所选择,包括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天津地铁、武广高速铁路、上海虹桥交通枢纽等著名工程,希尔顿、喜来登、洲际等星级酒店,宾利、宝马、丰田等汽车品牌,美特斯·邦威、劲霸、鄂尔多斯等服装品牌,并成为广州2010年亚运会灯光照明产品供应商。

  010年5月,雷士照明在香港上市,2010年6月,雷士照明以25.18亿元人民币的品牌价值入围“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位列行业第一。

  2012年3月27日,雷士照明发布2011年年度报告,2011年销售收入较同期增长24.9%,达5.89亿美元;销售毛利较同期增长10.1%,达1.51亿美元;税前利润较同期增长19.8%,达0.98亿美元;公司拥有人应占的利润较同期增长21.3%,达0.86亿美元。

  总部迁重庆再陷困境

  2006年,雷士照明在惠州建成生产基地,并陆续在浙江江山、上海青浦建成生产基地。2009年,雷士照明投资重庆万州,2011年重庆万州生产基地已超过惠州,成为其在中国最大的生产基地。2012年3月底,雷士照明宣布公司总部将迁重庆,总部入渝,重庆将形成一条年产值300亿元以上的LED产业链。但是话音刚落,5月25日,吴长江缺席雷士照明股东大会,并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兼总裁职务。雷士照明股价当日跌去逾13%。

  接着传出,吴长江夫妇遭有关部门调查。雷士照明在南岸区原计划修建总部大厦一块以低价成交的土地,目前仍处于闲置状态。

  吴长江曾发微博:“近期身心疲惫,想休整一段时间。”

  吴长江什么时候回国?雷士照明何去何从?都还是未知数。

  企业内迁面临多重考验

  记者长期跟踪内迁企业的情况,各地政府吸引深圳企业内迁投资,开出各种各样的诱惑条件,往往成为企业内迁的陷阱。

  房地产是最大的诱饵

  在深圳一些企业不可能拿到土地,一些内地政府就怂恿:“到我那里投资,需要多少土地就给多少。价格便宜。”房地产是这些年令人向往的产业,有不少企业就奔着那里的土地去了。拿到土地后,政府又说,工业用地开发潜力小,可改成住宅用地,但是要交地价补差,有人经不住诱惑,又交了钱。这些企业本来实力就不大,土地再便宜,搞建设总要投资,成本一下子加大,如果生产销售跟不上,资金一下子就出问题。在深圳辛辛苦苦赚得那点钱都投进去了。

  深圳有一家礼品企业,被吸引到湖北投资,买了一大片地,盖了四栋厂房。而它自己的业务只能使用一栋,其他三栋租不出去,企业一下子困难了。老板说,如果在深圳租一层厂房就够了,价格贵点也多不了多少。订单少还能少租点,能伸能缩,现在在内地投了那么多资,反而成本上去了,市场一不好,能不困难吗?如果不建厂房,你想撤回深圳也容易,现在撤都撤不回,被套牢在那里。

  就近招工是个传说

  “我们那里劳动力便宜,招工容易”。这是内地政府招商宣传的优势。

  有一个做手套的深圳公司就吃过这样的苦头。他的工厂不大,原在深圳布吉。工人差不多都是江西一个镇上的。那个镇上的领导就到深圳来参观考察,对老板说,我们给你盖好厂房,你把工厂搬到我们那里,工人就不用来深圳了,工资还能少一点。这个老板一听,这个主意行,既省了厂房租金,又减少了工资成本,物流成本增加不了多少,合算。老板就答应了。结果他把工厂搬到江西那个镇上,却招不到工人,跟深圳工资一样多,原先在他厂里打工的工人也不去。那些年轻人说,我们打工不只为了赚钱,还要出去闯世界,见世面,打工要进大城市,就要走得远一点。这个老板没有办法,只好把工厂又迁回深圳,来回一折腾,影响了一年的生意。

  优惠条件靠不住

  税费减免等优惠条件多多,也是政府招商的诱饵。招商时,你提什么条件都能答应,只要你来就成。在你投资建厂之前,承诺都能兑现,但是一正常生产经营,就开始变脸。

  有一个企业老板诉苦,当地税务部门为了完成税收任务,天天来逼税,不但没有减免,还有提高,不但不能延期,还要提前交。你讲政府优惠政策和当时的许诺,税务部门说,税收是国家政策,当地政府不能突破。你去找政府领导,原先的领导因招商引资政绩突出提拔了,新的领导不认识,进了门去诉说,新领导不愿意见,见了也是公事公办,你要通融公关,代价和精力巨大。

  政府服务热情得受不了

  政府各部门全力以赴为企业服务,这是各地政府招商引资的承诺。如果你去投资后,你才知道这种热情服务很痛苦。大大小小,那一个部门,都有理由来指导、服务、参观、开座谈会,并且还都要求你老板出面接待。来了总要吃顿饭,你就天天陪吃陪喝,哪还有时间精力搞经营。

  上市许诺不可信

  “深圳企业太多了。我们那里有上市指标,迁到我们那里,我们让你上市”。这也是一些政府招商引资的条件。

  有一家深圳的IT企业就冲着上市指标迁到内地一个城市。当地政府说,上市还要符合一些条件,这家公司就根据条件做了不少投资。但近两年订单减少,经营不好,政府再也不提上市的事。你去找,他还要你继续投资创造条件,企业感觉不靠谱,不敢投了。经营不好,也没有能力投了。这家企业老板说。在深圳经营不好,订单减少,收缩一下,影响不大。现在到内地投资那么大,把在深圳赚的钱都投进去了,如果上不了市,可就难办了,维持都困难。

  (深圳商报记者徐明天)

责任编辑:郭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