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俊钦246亿地产生变 *ST金泰重组难产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日期:2012-06-27
打印 字号: ||

  郑洋;谢静

  涨得高,往往跌得惨,*ST金泰再度以实际走势向股民演绎这一规律。

  6月18日,由于实际控制人获释连续刷出12个涨停,最终导致停牌核查的*ST金泰,6月26日发布核查公告并复牌。

  公告称,公司经向持股5%以上的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黄俊钦询问,确认目前及未来三个月内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影响股价的敏感信息。

  随后复牌的*ST金泰,开盘即封死在跌停板的位置,并最终报收于5.92元,下跌4.98%。

  此前让资本市场对*ST金泰魂牵梦萦的,是其2007年发布的一份重组计划——彼时公司实际控制人黄俊钦欲以总估值达246.65亿元的房地产资产注入*ST金泰。但此后,由于黄俊钦身陷囹圄,这份重组计划被无限期的推迟。

  时隔5年后,当初的那份重组计划还能否推行?本报记者在北京、沈阳两地调查发现,黄俊钦2007年计划注入*ST金泰的大部分资产目前或经营不善,或早已售罄,或被其他房地产公司收购。

  “在黄俊钦服刑期间,他的资产由其妻子打理,管理不太理想。而5月底黄俊钦获释后,已经迫不及待的展开对公司的重整。”一位新恒基的人士私下对本报记者表示。

  北京项目:分家与出售

  按照2007年*ST金泰披露的重组方案,黄俊钦拟将其在北京的4个地产项目(北京鹏润大厦、静安中心、北京新恒基大厦、北营房项目)、沈阳的4个项目(沈阳新恒基第一城、沈阳新恒基国际大厦、沈阳水岸银座、东北世贸广场)以及广州的1个项目(广州新恒基御品)注入到*ST金泰之中。

  彼时公司提供的未经审计数据显示,截至2006年底,以上9个项目净资产总值为81.29亿元。其中,沈阳第一城(净资产21.68亿元)、北京鹏润大厦(净资产18.35亿元)、北京静安中心(净资产9.87亿元)以及东北世贸广场(净资产10.78亿元)为拟注入*ST金泰中的核心资产,占拟注入资产净值的74.77%。

  但记者日前对上述资产调查后发现,时隔5年,上述资产早已物是人非。

  紧邻北京机场高速的36层高的鹏润大厦,是燕莎外商核心区的地标性建筑,国美电器(微博)总部即在鹏润大厦的A座运转,而鹏润大厦的B座则由黄俊钦旗下的新恒基物业运营。其中,AB座唯一打通的35层,即是黄俊钦的办公区域。

  “黄总自从5月获释后,几乎天天来鹏润大厦。”一位新恒基的人士告诉记者。

  但记者却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鹏润大厦已遭分拆。

  “鹏润大厦确实是黄俊钦开发的,早年也归黄俊钦所有。但在黄俊钦与黄光裕分家时,A座即被划归黄光裕所有(但还有两层归属黄俊钦);B座则归属黄俊钦。”上述新恒基的人士告诉记者。

  而紧邻鹏润大厦的北京新恒基大厦,亦是2007年黄俊钦计划注入*ST金泰的资产。

  记者以租房者的身份,走访了新恒基大厦,发现许多楼层的写字间都处于无装修、无人办公的闲置中。

  负责接待的物业人员告诉记者,新恒基大厦刚投入使用的时候,曾经定位在“只租给外资公司,只接受美元支付租金”,一度在北京风头无二。

  “后来新兴的写字楼太多,新恒基大厦就渐渐没落了,租客渐渐少了,公司还将新恒基大厦近一半的写字间都出售了。”该物业人员告诉记者。

  而拟注入项目中,在北京地段最好的当属位于阜成门附近的北营房项目,只是这个计划在2008年就“投入使用”的项目,至今仍未得到实质性的推动。

  6月19日,记者来到黄俊钦圈定的北营房项目所在地,目力所及,是三十几户褴褛的平房,以及更远处的一片废墟。据一位当地的居民告诉记者,这片地自2003年就开始搞拆迁了,但是直至如今,该地区依旧没有实质性进展。

  “每隔几年就闹着要拆迁一次,就有人来找我们谈。”据上述拆迁居民介绍,之前有过少部分居民同意搬走,目前仍有30多户对拆迁补偿存有异议。

  此外,记者前往北京静安中心了解到该项目出租率良好,大的写字间均已租出,租户大多为网络公司。

  重组难行

  与北营房项目相类似,*ST金泰当年的重组计划中,布局于沈阳的“吸金地段”即是东北世贸广场,但记者调查了解到,这一地块却早已不再隶属于黄俊钦。

  一位新地集团的售楼人员告诉记者,“这个楼盘就是2006年开始施工的东北世贸广场,但后来开发商新恒基集团遇到了资金等问题,就由山东的新地集团收购了东北世贸广场,目前这三栋写字楼销售情况很乐观”。

  而同样位于沈阳的第一城项目,也因与东北世贸广场类似的命运,而难以再注入*ST金泰。

  记者来到位于沈阳铁西新区的第一城看到,无论是开发较早的西区,还是后续开发的东区,除却少数几栋仍在施工的楼盘,大部分楼宇从外面都已能看到居民装修、生活的痕迹。

  “建成的(楼盘)差不多都住上人了,那几栋仍在建设中的也已经封顶了,早就开始销售了,现在也卖得差不多了。想买第一城的房就买二手房吧。”一位第一城的物业人员告诉记者。

  此外,另一个项目——高达185.8米(地上部分44层)的沈阳新恒基国际大厦——也面临自己的困境。

  按照沈阳新恒基国际大厦的开发计划,1-4层为商场,12-44层为五星级酒店,而5-11层为对外出租的写字间。但这座大厦对外开放的电梯,却只停驻在5-11层,其他楼层均未对外开放。

  “楼下的商场一直没租出去,楼上的宾馆也一直没能实现营业,就一直封着呗。写字楼现在也只有9、10、11层租出去了,7层租出去一部分,剩下的也都在闲置。”一位大厦内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换句话说,黄俊钦曾经计划注入*ST金泰的资产中,大量核心资产早已易主或面临着经营不善的窘境。那么,这场市场期待的重组还能否或者要如何推进下去?

  对上述资产情况以及重组事宜,本报记者多次致电*ST金泰董秘办,但其电话一直无法接通;而黄俊钦本人也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责任编辑:陶丽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