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这一年无疑是最艰难的一年 甚至没有之一

来源:杭州房地产资讯  发布日期:2014-12-31
打印 字号: ||

  又到了写总结的时间了,相信所有从事房地产这个行业的人,这一年都有万般委屈要诉诸笔端。就我经历的这些年的楼市变化来看,这一年无疑是最艰难的,甚至没有之一。如果去问问各大开发商的指标完成率,大多数开发商念的都是一本凄风苦雨的经。盘点这一年的杭州楼市,离不开一个“变”字。很多开发商曾问我,如何看待明年的楼市,我说我也不知道明年的事情,但我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不变”,明年楼市如何可能都与你无关了,因为你可能都没机会去关心了。

  说到2014年的杭州楼市,第一个需要提及的一定是德信在农历马年后的第一降,这一降甚至引来大洋彼岸媒体的关注。现在回过头来看这“第一降”,有种两个时代分水岭的感觉。在此之前,楼市也有起伏,但基本仍可视为是一个买方市场。在那样的市场背景下,有阶段性的市场下探,但基本还是心里有底的,或者说不至于那么绝望,确信市场总会回来的,只是时间长短问题。但在这“第一降”后,陷于绝境的市场让人心生寒意,更多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士,都在问同一个问题:这个市场还有未来吗?或者是,我是不是真的需要考虑转行了?如果有心去统计一下,这一年,离开这个行业的人士,一定是最多的,企业间的跳槽,也一定是最频繁的。对于任何一个行业而言,行业衰败的标志,不是行业指数的不景气,而是在于人才的大批量流失。每每有人在朋友圈宣布离开这个行业时,一种兔死狐悲之感在很多人的心头萦绕。究其原因,是大家心里都多少有些明白,在历经多年的高速却不够理性的发展后,这个社会似乎不需要这么多的房子了。在行情同样惨淡的2008年,这座城还只有4万多套库存,而现在,这个数字已攀升到15万套。楼市成长的基石已发生根本性改变,顺带而来的,是需求的变化,以及营销手法的变化,乃至内心焦虑程度的变化。

  这种脆弱性,叠加整个社会经济的低迷,就越发显示出破坏性,楼市由此走入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以至于有销售人员哭着说,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我根本不知道努力的方向。很多人都曾在心底呼唤过,客户呀,你究竟在哪里?这种无助无力,通过媒体的渲染,被更加放大。面对媒体近乎崩溃性的语调,我不得不怀疑,媒体是否在很大限度上把控了楼市。等我们回头再次审视杭州楼市的这一年路径时,我们意外发现,其实杭州并不是最差的那个,甚至不是最差的那拨,远有比杭州楼市更为呼天抢地的地方。细想之下,我们仍然不得不承认,这仍是座有底蕴和温度的城市,仍然具备了超越其他城市乃至自我的资本和勇气。而这也是我对这座城市未来能怀有信心的地方。

  这份信心,在今年年底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以及此前阿里巴巴在“双十一节”创下的天文数字般的销售数据上皆可得到强化。我一直觉得,单纯从楼市看楼市,是件蠢不可及的事,有关构成楼市的一切红利,例如人口、资源、城市化进度等,都有消亡的一天。但唯独是有创造力的人,以及由这些人带来的创造力的产业,才是永恒的。决定杭州这座城市未来高度的,不是别人,而是一大批如阿里巴巴这样具备无限成长性和统治力的企业。站在未来的高度点,我们理应感谢马云在今天所做的一切。不管未来有没有阿里巴巴,他在这座城市植下的有关创新、资本、决策力、国际性等因子,会让这座城市受益匪浅,也会让杭州的楼市拥有远比别的城市更好过点的日子。

  只是不见得所有的人都有这份耐心。对未来的不确定,以及对当下的深深怀疑,让宋卫平在今年5月卖掉了一手创建的绿城,也埋下日后沸沸扬扬的孙宋之争。宋卫平最终重回绿城,但对绿城而言,变化是必须的,就像现在的绿城已经呈现出来的。

  在灰暗一片的市场,要找出足够的亮点实在不易。这也使得任何的排行榜,都失去了意义。矬子里面拔长子的事,永远只是一件自欺欺人的事。就像龙湖·春江郦城写下的神话,虽值得自豪,但终究不如让其变为稀松平常来的舒坦和省力。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方成常态。好在各方也看到了这点,于是才有了从第三季度开始的一连串的政策解禁和落地,才有了松绑房子身上桎梏的决心与行动。我从来没有把这一切视为“救市”,那只是通过复苏楼市,稳定宏观经济的愿景。楼市能承担如此大任,就算有委屈,也值得。

责任编辑:沈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