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房贷业务增长仍强劲 四大行前两月房贷月增百亿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日期:2018-03-28
打印 字号: ||

  防控金融风险作为首要攻坚战,金融去杠杆和房地产调控态势将会延续。前期明显偏高的居民信贷增速逐步回落、余额增速趋缓、房贷额度紧缺、停贷银行增多、放款排队时间变长、利率上浮幅度加大——正是2018年房贷降杠杆的典型画像。

    央行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1.86万亿元,同比增长22.2%,这个增速相比上年末下降了14.5%。

    但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独家获得的一组数据却显示了不一样的趋势:今年前两个月,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浙江省分行的个人住房房贷余额为8314亿,比2017年底增加了213亿,也即今年头两个月每月新增房贷逾百亿。而2017年前两个月相比2016年底仅增加197亿,显示浙江省今年房贷不仅没有出现下降趋势,相反在稳步上升。

    四大行占据了整个房贷市场的大半壁江山,以其数据研判浙江区域的房贷市场走向,很有代表性。

    房贷量价齐升

    一位浙江银行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浙江的房贷不减反增是因为政策的执行存在区域差异,北上广限购限贷非常严格,执行也比较到位。但针对浙江来看,一方面,新房一房难求全款都买不到,仅有杭州出现这一情况,其余市县地区没有这种现象;另一方面,房贷需求量一直很大,但因为今年银行规模控制,贷款放不下来,很多按揭的量捏在银行手里还没放,有的申请要排队半年才能放下来,每个月一旦有规模就会放一些出去,慢慢消化;最后,二手房贷款也在稳步增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家银行了解到,前述四大行房贷数据只是账面上的数字,并不一定准确反映,该数据可能比实际上的规模更少。

    比如,有的银行采用资产证券化形式降低房贷规模,还有很多人通过住房抵押贷款的形式进入楼市,其实也是一种变相按揭(利率更高期限更短)。总体来说,今年浙江的房贷规模仍在稳步增长。

    对于基层支行,明显的感受是,房贷需求依然很强劲。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购房人的名义了解到,今年杭州的首套房利率与二套房利率普遍上浮,多在10%-15%,或是要求买理财、保险、基金等产品。

    比如,杭州银行海创园支行二套房的利率上浮20%,中国农业银行解放路支行首套房利率则比较让人惊喜,仅上浮5%,但也有一些附加要求。该支行的工作人员称:“这个利率实行已经超过半年,以后是否进行调动要根据文件通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庆春路支行首套房和二套房利率则刚刚上调,由年前的20%、25%分别上调至25%、30%。

    融360数据显示,2月全国首套房房贷利率为5.46%,相当于基准利率的1.114倍,环比1月上升0.03%。

    按揭贷款“变形记”

    房贷利率上浮,本是抑制投机买房,但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部分刚需买房,由正常的按揭贷款被迫转向住房抵押贷款。

    正考虑在城北买房的某刚需购房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目前手上只有200万现金,贷款利息变高了,而且有贷款也不一定买得到房,现在全款都等着排队,只能和亲戚借钱先全款报上名,买入后再用房子抵押贷款来还借款。”

    这种情况并非少数。今年以来,由于杭州调控政策限价,出现同一区域新盘比二手房便宜很多的“倒挂”现象,导致新房十分抢手。开发商强势要求全款,且有额外排号费用,以及捆绑销售昂贵的车位费等。这让部分本可按揭的购房者,不得不通过住房抵押贷款凑足全款。

    房贷利率大幅度上浮的情况下,最纠结的是当年以折扣利率贷款买了首套房,目前面临置换需求的购房者。

    一位有置换需求的购房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手里有一套以折扣利率买的89平小户型,现在生了二胎需置换大户型。但现在房贷利率上浮很多,还要求全款,手里又没有那么多现金,又不愿卖掉首套,只能先凑钱还清首套的折扣房贷,然后将其抵押贷款,再用这些现金来全款置换。”

    在杭州读大学的90后女孩黄晓(化名)是温州人,2015年黄晓入学前考察位于杭州余杭仓前其学校附近的楼盘时,均价仅8000元左右,2016年9月她正式来杭州上学,学校附近楼盘单价已经涨到20000多元了。2018年初,黄晓考察一圈后发现,除了部分位置较偏的楼盘目前还接受按揭贷款,目前杭州大部分新房楼盘都需全款加托关系,甚至购买号子费才能买到房。最终她通过中介付了30万元号子费,才全款买到该地区的一个热门楼盘。

    “现在按揭贷款这一块,我们只与合作楼盘的客户做。”在咨询过程中,记者感受到多数股份行对房贷这项业务的“冷淡”。某股份行的一位客户经理表示,目前各银行对于房贷持比较谨慎的态度,一是信贷额度有限,监管还有收紧的指示,二是房贷期限长,收益偏低。

责任编辑:谭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