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经济快速发展辐射楼市 房价上涨引“杭漂”之忧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日期:2018-05-04
打印 字号: ||

  杭州作为“长三角经济一核心多级”中的一级正在向全球领先的信息经济科创中心迈进,并因此产生了“杭漂族”。

    根据杭州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杭州调查队公布的数据显示,初步核算,2018年一季度杭州市实现生产总值2923亿元,同比增长7.4%。信息经济实现增加值725亿元,增长15.1%,增速比GDP高7.7个百分点,占GDP比重为24.8%。其中电子商务、软件与信息服务产业增速均超过20%,分别为20.6%和21.1%;物联网、数字内容和移动互联网产业分别增长18.4%、18.3%和17.0%;智慧物流、云计算与大数据产业均增长16.4%。由此可以看出,信息经济成为杭州增长主引擎。

    对此,华东师范大学长江流域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徐长乐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杭州的互联网经济起步相对较早,具备了先发优势。从整体上看,在信息经济这一块,杭州的发展比较成系统,在各个细分门类都占据了一些顶尖的层面。

    “杭漂族”的选择

    杭州在发展信息经济的过程中,也在大力推动产业的协同发展。今年年初,杭州发布《中共杭州市委杭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发展信息经济的若干意见》,其中就有多处提及要推进协同创新,加快形成产业集聚。

    浙江省发展和改革研究所前所长卓勇良表示,近年来,在拓展产业链、增强产业链方面,杭州下了不少工夫。当地一些特色小镇的兴起,主要聚焦特色产业和新兴产业,例如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等领域。信息经济产业链近两年也在逐渐完善过程中。

    徐长乐则认为,杭州早期比较准确的定位是“游住学创”,是一个知名的旅游城市,它的发展应该朝着汇聚高端人才要素的方向比较合适。杭州的环境条件对制造业限制也比较明显,所以说,杭州原有的制造业基础相对而言会弱一点。

    不过,徐长乐表示,由于制造业对就业等有比较明显的促进作用,杭州曾经一度也提出要把工业立市、工业强市作为第一战略,同时第二战略要发展旅游、科教文卫和房地产等。而目前杭州最强有力的增长极是新经济,以信息经济为代表,它是和杭州的功能定位比较吻合的。杭州属于轻型经济类型、高端要素集聚,因此在这个城市,随着阿里巴巴的发展,在互联网金融、电子商务等领域有一个龙头企业驱动并带动周边相关产业发展。

    产业的发展也吸引了大批人才流入,根据猎聘网发布的《2018年杭州中高端人才及杭漂大数据报告》,2016年四季度至2018年一季度,杭州的人才净流入率达到13.6%,在全国15个重点城市中排名第一。

    互联网人才有更多就业机会,这成了“杭漂族”立足杭州最重要的理由。今年一季度,在杭州全行业中高端人才需求占比中,位居前三的行业分别是互联网、金融和房地产,占比为50.77%、10.01%和8.78%。

    而随着互联网等行业的优势凸显,杭州吸引的外来人口越来越多,因而也带动了房地产行业。

    房价上涨之忧

    中房信息科技数据资源中心首席企业咨询师陈焕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2016年到现在,杭州楼市有两个板块是比较典型的明星板块:一个是奥体板块;还有一个是未来科技城板块。从距离上来讲,未来科技城板块在开发之前,还属于杭州远郊。未来科技城的发展主要是依靠产业带动,在产业发展的过程中,不断推进,而推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信心开始起来了,又恰逢杭州楼市爆发的节点,板块的级别就是跳跃式的发展。

    据《杭州日报》消息,2013年未来科技城常住人口为31.7万人,而到了2014年,该数据已经超过40万人。保守估计,至2018年区域人口数将达到70万人左右。

    根据浙报传媒地产研究院发布的《2017杭州楼市研究分析报告》,2017年杭州市区3838.3亿元的商品房巨量成交金额,刷新了历史最高纪录。加上二手房销售额,杭州房地产市场成交金额超过5000亿元(当然其中有部分是同时买卖,即买入商品房,卖出二手房)。5000亿元的巨量资金,如果没有杠杆,可将杭州市全部住户储蓄的8500亿元消灭掉一大半。如果按照一半的杠杆率估算,2017年房地产交易额也消灭掉杭州住户储蓄的30%。2018年市场资金可供量成悬疑。

    城市化发展不仅扩容了城市骨架、增加了城市人口,也推高了城市房价。根据浙报传媒地产研究院数据披露,2018年3月杭州市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28072元/平方米,再创历史新高。市区二手房成交均价为27491元/平方米,创2017年以来次新高。对于年轻人而言,要在杭州买房的门槛已然不低。

    据《证券时报》报道,去年12月底,现任央行行长易纲(记者注:时任央行副行长)出席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和新华社国家高端智库共同主办的“2017~2018中国经济年会”,发表演讲时认为,一旦房地产出现泡沫并破裂,很有可能触发系统性风险。此外,高房价也容易对消费,投资和科技创新产生挤出效应。

责任编辑:谭侠